宸xing【佛(si)系(bu)更文】

懒癌晚期的小透明写手,佛系更文

我也想知道

易家的二十.:

我想知道我和我的文的画风
Tell me please.

国庆快乐

#私设满满
#不上升,不上升,不上升
#我就是想让五个人一起上一次大侦探
#不喜勿点,出门左转
#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抱拳】






2018年10月1日白敬亭带着一盒月饼回了四合院,三兄弟不解其意,千玺拿着手机悠悠说到:“四哥肯定是因为中秋没回来,所以带着月饼回来赔罪了。”“嘿嘿,还是小五了解我,一下就猜到了。”白敬亭一边把月饼放到桌子上,一边尴尬的笑着。
“嗨,不就是中秋没回来吗,多大点事啊。”大张伟端着茶杯吹了吹,“就是,你这也太见外了吧。”张一山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拿过桌子上的月饼盒,打开看都有什么口味的,“去去去,看啥呢,先给我拿一个,正好饿了。”鹿晗眼疾手快从张一山手里抢过他刚拿出来的月饼,“三哥给我一块,我也吃。”千玺看着手机头也没抬的跟张一山说,“给给给,你们自己挑去。”张一山拿出自己喜欢吃的口味,把月饼盒放在桌子上,“嗯,小白买的月饼就是不错。”
“嘿嘿,大哥你也吃一块。”白敬亭把月饼递给大张伟,“行,小白啊,你最近忙什么呢,中秋也不回来。”“这不是最近大侦探又开拍了吗,这两天正录呢。”白敬亭拉了个凳子,慢悠悠坐下说,“四哥,我也想去,什么时候我才能跟你们一块拍一个节目啊。”千玺听到大侦探开拍了,放下手机兴奋的抬起头,“估计快了,我看最近小盒子挺有那个想法的。”白敬亭一边吃月饼一边跟千玺说。
---------------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何住客,我曾是第一神探,而且我是今天早上刚刚到达的这里,那么就由我来做这次的侦探。”
“死者是甄家主,是这个大院的家主,今天早上八点十分被大徒弟发现死于卧室。那么下面就请大家说说各自的不在场证明。”
“我是大徒弟,今天我像平常一样,五点起来练习晨功,我在五点半看见了家主,他嘱咐我八点去叫他,早上八点我准时去叫家主,然后发现他死了。”
“在五点半到八点之间你没在见过甄家主?”
“没有。”大张伟一边说,一边摇摇头。
“我是鹿管家,我今天五点起来,去找了家主一趟,然后五点二十五分就离开了,再也没见过家主,知道刚刚听见大徒弟说家主死了。”
“我是张少主,今天我没见过我爹。”
“我是白伙夫,我今天像往常一样四点起来去买菜,回来的时候看见鹿管家和家主在说话,两人好像还有一些不愉快,不过我是个厨子不能管那么多,我就走了。”
“我是易烊书童,我是少爷的贴身书童,今天我也没见过家主。”
……
“第三案,成功”
---------------分割线----------------
“明星大侦探真的是太好玩了!”千玺下了节目和其他兄弟分享自己的喜悦,“是啊,没想到千玺第一次参加就玩的那么好,要不是我看出了点蛛丝马迹,就被他糊弄过去了。”白敬亭随声附和,“哈哈,你们都没我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二哥你就别嘚瑟了,也不知道谁,一说就被带跑了。”“嘿,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这人怎么还翻旧账呢!”鹿晗说完这句话就追着张一山打起来,“大哥你也不管管二哥三哥。”白敬亭对站在一旁的大张伟说,“让他俩闹去吧,甭管他们。”大张伟拿着绿茶,喝了一口,慢慢悠悠向前走,兄弟一行五人,在夕阳下,显得异常幸福。

祝所有老师教师节快乐(✪▽✪)
一年以后我就不再是送祝福的了,而是过节的人了
想想就so bad

#不记得发没发过
#不上升
#想通过认证,boll boll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
Ps我也不记得这个是啥时候的是不是我写的了。反正在我的备忘录里


我是大张伟,一个歌手,曾经有一个乐队,我们是一个草根乐队,虽然出身不华丽,但是我们的歌儿大家耳熟能详。
我叫鹿晗,一个歌手同时还是一名演员,我曾经有一个天团,现在我已经不是那里的成员了,粉丝总说我是萌萌哒,其实我是一个纯爷们。
我是张一山,一个演员,我虽然总是饰演一些痞子类的人物,但其实那些与我本人的性格相差太多,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我痞里痞气。
我叫白敬亭,一名演员,我没有非常火,但是我只去自己喜欢的综艺,只接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很多人说我注孤生,其实不是,我只想对自己喜欢的人说那些话。
我叫易烊千玺,一个歌手,但是我更喜欢做一个舞者,我喜爱跳舞,热爱舞蹈,虽然我年少有为,但是我觉得生活充满挑战,仍需努力磨砺自己。
我们做了同一个梦,可是它又那么真实。梦里的一切都像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事情。
我还是大张伟,不过不同的是我有五个异姓兄弟,从小出生在皇族的我原本不知道什么叫兄弟情,是他们教会我什么是兄弟,什么叫兄弟,可是我却害了他们,因为我想要那个皇位,因为我没有听他们的劝告,因为我不信任他们的那一瞬间。
我依旧叫鹿晗,我是一个刑部尚书,掌管刑罚。我本是江湖中人,一次游行中有幸结识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大哥,我与他一见如故,虽然他对我隐瞒了身份,但在知道了他要做皇帝之后,我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只是因为他对我说:“鹿儿啊,我需要你。”
我还是张一山,我是一个将军,很多人认为我不学无术、纨绔,那只是谣传,父亲对我一直很严厉,他要求我熟读兵书,还将我送到师傅那里学武,师傅很温柔,还有一个“漂亮”的师兄,师兄对我很好,但是在他及冠那年他离开了师门,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后来我跟随着父亲的脚步进了军营,守卫边疆。后来师兄说带我见一个人,是当今太子,他说要跟随他去接手这个江山,问我
愿不愿意一起去,我同意了,师傅和师兄是我童年时期的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而且在与这个太子接触期间我发现他真的很适合做这个皇帝,他会是一个明君,他能给百姓们一片安宁。
我叫白敬亭,我是太子伴读,也是大哥的兄弟,出生在宰相家的我,从小见过了太多人生丑恶,因为不是庶出,父亲舍不得其他“兄弟”们离开家,于是我被送到了当时最不受人们青睐的太子身边,也许两个相似的人总是这么惺惺相惜,我和大哥就这么越来越好,我们相互扶持,学会隐忍。他告诉我说他相当皇帝,于是我来到了我最厌恶的朝堂,我要成为宰相,我要帮助他护住这片社稷。
我依旧是易烊千玺,我是一名医丞,我还记得那一年有人偷了御医房的药材诬陷我手脚不干净,按照例律我是要被杖型的,但是我没有,一个身穿明黄色袍子的人出现了,他救了我,他身边那个白衣人找出了真正的小偷,他说因为我受王太医的喜爱,而他没有,他不甘心明明比我早来的,却比不过我,那个人告诉他因为他有一颗医者的心,而你没有。从那之后我们越来越熟捻,他成为了我大哥,那个白衣人是我四哥。

熙宁一年元月,太子大张伟领兵逼宫禅位,朝堂官员大换血,税收减量,兴起农业工业。
次年,张一山领军东征,驻守边疆。
熙宁三年,南坞蛮族前来假意求和,欲意刺杀,鹿晗舍命挡下,刺杀未遂,鹿晗,卒。
熙宁四年,张一山灭蛮族为鹿晗报仇陪葬。
熙宁七年,前朝三皇子领兵造反,张一山领兵对抗,胸口中毒箭,不治身亡。
同年,内乱平定,瘟疫肆起,易烊千玺领旨治瘟,染上瘟疫,医者不自医,他治好了其他人,没能治好自己。
熙宁九年,国力渐渐兴旺,人口富裕,大张伟因痛失兄弟沉溺酒池,奸佞横行,宰相白敬亭被宦官陷害,满门抄斩。
熙宁十年,大张伟幡然醒悟,痛苦不已,决定禅位,隐居山林。

想来想去这条太有用了!还是决定转了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诵荒

首先 @奇怪的人。
这个文章是我们两个联文,然后呢我因为三次比较忙一直没有时间写,不知不觉拖了这么久,跟大家说声抱歉<(_ _)>。开学之后我有时间就会写,不定期更新,万书 @奇怪的人。 开学之后会很忙,所以暂时由我自己随心所欲【划掉】佛系更文,感谢大家理解。
#不上升  不上升   不上升

如果有忘掉序言的可以去看看👉诵荒【序】

dino是从胡浩亮那听说了他们队长有异能这事儿而起初他是不怎么信,直到自己徒弟钟晨回来给他带了段录音,是胡浩亮那队队长和鸭子那队队长的谈话。
“你怎么搞到的?”dino象征性的问了一下,主要还是好奇钟晨怎么会想起来录音,钟晨收拾好自己的衣服,道:“我们队长给的。”“啊!”dino有些惊奇,“他情报网很大,也许和他大哥有些关系。”黄景行还是了解过京城五少的,不过也反思了知道都有谁,“所以他给你这个有什么用?”
“拜托,他情报网既然知道罗志祥的特殊,他难道不能知道我们吗?”“他说他四哥想和我们谈谈。”林梦走进休息室“‘诵荒’计划还是参与人多一点好。”
见面的地点是一个叫“清纺”的茶馆,老板也识趣,自觉找了个包厢给他们谈话。“请坐,这个茶馆很安全,我们经常来。我就是烊烊的四哥白敬亭,很高兴认识你们。”白敬亭是一个很斯文的男子,可又有一丝的看不透,“你好,我是dino,这个是钟晨,那个是胡浩亮,最左边的是林梦,他旁边那位是黄景行。”对方既然那么体面,我们也不能掉了价,dino镇定的向白敬亭介绍自己身边的人。“既然都互相认识了,咱们就节约时间,直接进入正题。不知道在座的诸位有没有听说过‘诵荒’?”“听说过,但是不是很了解。”林梦按住了要张口的钟晨,白敬亭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微微一笑,“那我给你们解释一下‘诵荒’行动,‘诵荒’是一个代号,这个行动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没有人清楚,但是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我们所有人都活不过十二点,永远都在这一天,在这一天的十二点之前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死。”“据我所知‘诵荒’是一个有针对性的行动,它是专门针对某些人的计划。”dino在白敬亭说完后提出了反对,“完了”林梦在看到白敬亭脸上的笑容后心里想,“你说的没错,这个计划就是针对我们的,我大哥发现了一个‘剧本’,这个‘剧本’上说明白了我们每一天的死法,大哥发现每一天都会变,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死。今天我找你们过来的目的就是想和你们结盟,一起找出幕后主使以及他这么做的目的。你们同意吗?”白敬亭说完之后就微笑着看着他们,他们五人面面相觑,林梦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我们需要再考虑一下才能告诉你。”林梦蹙着眉说,“好,我的诚意已经展现给你们了,如果你们考虑好了就告诉烊烊,他会告诉你们如何找我。”白敬亭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面无波澜地对他们说。
dino他们五人从茶馆出来后还没有缓过来,“我好像在做梦。”dino对钟晨说道,“他们真的好厉害。”“这个白敬亭真的是捉摸不透。”林梦感叹性地说了一句,“那我们是不是要和他们结盟呢。”黄景行问了一句,气氛霎时间凝重,空气突然安静。
最后是胡浩亮打破了这个诡异的寂静:“我们可以再看看,反正离最终时间还远着呢。”其他人纷纷赞同。
韩宇在路途上跟胡浩亮讲:“千玺说让我们回去先暂时不动。他说今天会找一个时间点跟我们讨论一下。至于他四哥那边,先让小p他们应付着。”
有的时候你真不得不承认,有些人,表面上和背地里,其实完全不一样。

若即若离【预告】

emmm🤔🤔🤔虽然没有我的名字吧😂但也支持一下啦👐👐大家来看看,真的不会让你失望

李子树:

一定很有意思
看过来啊~


偏爱野蔷薇。:



非常期待了




奇怪的人。:







顾蔷 @偏爱野蔷薇。
林曦 @肆久年 的cp
木梓潼 @无糖木淳
李子 @李子树
白棠 @唐玖
万书@我自己
其他没写姓名实际出场了的 @易家的二十.  @宸xing  @肆久年  @挪威森林 (大嫂真的出场了)








顾蔷看着站在她对面的林曦:“你真的要帮北宇吗?”
林曦收回拿着枪的手:“你只是朋友而已。”








“喂,我约了个架,你们来么?”
“啊木梓潼你又给我们找事!”
“安啦安啦,你们不也很兴奋?”
“李子你怎么帮着她说话?”
“什么啊你们爱去不去!听说对面是个控制系的哦。”
“诶诶诶去去去!等我们一会儿。”








白棠走进这扇门:“你欠所有人一个解释。”
她转过来,不屑的笑了一下:“你可没有这个资格说我。”
“那我换个说法,打一架吗?群架那种。”
“乐意奉陪。”








万书离开前向远处望了一会儿。心想道:“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独自作战。”
你不像我,不是孑然一人。





Emmmm

我白四周年了,出道四年了,希望以后的日子他不要被外界变得圆滑,希望他依旧是少年。
我在考虑要不要在四周年弄个点梗啥的,后来想了想算了,给你一个机会,可以向我提一个不过分的要求(比如给钱、红包、面基、买东西啥的就算了),先到先得,仅此一个

是我本人没错了🌚🌚🌚🌚ㄟ( ▔, ▔ )ㄏ